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时间线。(12.12有补充。)

不知道诸位太太需不需要这个?
今晚背一二战史,背着背着突然想到小动物就在这个期间啊。然后就拜托同学查了一下Newt的出生年(1897),顺便算了一下Theseus的出生年(1889)。
以下是期间大事,有关小动物内容用【】此表示。Theseus以下简称T,Newt简称N。
具体相关事宜还请自行移步百度百科。

1882年德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以及保加利亚组成了同盟国集团。【T7岁,N还没出生】

1907年相对应的,英国俄国法国建立协约国。

1914年的萨拉热窝事件点燃导火索,一战爆发。同年9月打响马恩河战役(大型战役)【T25岁,N17岁,这时候应该已经被退学了,在魔法部神...

2018-12-10

【马赛】我们很想说hi,但我们不说。

高中生设定。

上一篇在合集里,我是真的不会搞超链接。【评论也丢了一个。】

对——王境泽定律又一次彰显了真理是多么牛逼。

就写写10月的事情。

我和他昨天终于讲话了。

不过呢,故事还是要慢慢讲的。

基本是如实写的,所以肯定会有一定程度上的ooc。 


————————————


在之后的日子里,赛门很努力地去不那么明显的留意马库斯了。

 “可我们今天都特么遇见四次了,以前最高也只是三次啊。”晚自修结束后赛门偷渡到9班,瘫在诺丝同桌的位置上难得地爆了粗口。他伸了手耐着性子给诺丝掰数:“早上在饮水机边上,中间隔了一个人;中午食堂他坐我邻桌;下午的...

2018-11-14

【马赛】没有说Hi

这个故事的上一篇。

http://nanliyuanli.lofter.com/post/1dd33bf0_efcd5849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所以这就是个中秋贺礼。

还是短篇,还是取材于现实。

忠于事实,没有艺术加工。

。会陆续补充一些事情。

我们仍旧没有讲话。

 高中设定。

——————


诺丝发现,赛门与马库斯之间好像达成了一种奇怪的和平。

你不跟我讲话,我也不跟你讲话;可是我会留意你,你同样也会留意我。


这个事情体现在他们在身边都有伴的情况下,碰到彼此时也会多瞄对方一两眼。

她眼睁睁看着马库斯在出操排队的时候假装随意地晃...

2018-09-25

【AL】还没想好什么名字(2)

摄影师阿拉贡x作家莱戈拉斯

瓶颈期复健,没想好要写多长。

开学更新随机掉落。

我还是没想好很多设定......。

下一章大概要去格鲁吉亚了。

长期房客金雳同志串场。

——————

“请进。”

埃斯泰尔从电脑前抬起头,看见房东奶奶慢慢悠悠地走进来。她笑眯眯地看了他好一会,看得他浑身不自在后才自顾自地开口:“你跟莱戈拉斯是朋友吧?”


埃斯泰尔呆了一会。等他意识到谁是房东奶奶在说的人后,想想觉得这名字真是适合他。埃斯泰尔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恰好停在莱戈拉斯和鸽子那张照片的电脑,犹豫着点了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那个小伙子可少出门了——但我一年前才刚搬来这里呢。”房...

2018-09-03

【马赛】Hi

短篇,来源于现实,有艺术加工。

这件事教会我现实总比小说精彩一百倍。

对,当事人就是我。

这个梗太适合这俩人了。

高中设定。


——————

赛门知道那个人很久了。


这个“知道”不等同“认识”。认识这个词看起来起码有些基本的语言交流,知道彼此的名字,一些很公开的喜好等……但他俩之间没讲过话,所以这只能算是知道。可哪个“知道”又跟他俩一样特殊呢?


赛门是7班人,那一位在他隔壁,8班。8班里还有军训时候跟赛门一个寝室的乔许。高一开学了一阵,赛门天天被乔许拉着吃食堂,顺带着认识了也天天吃食堂但是从未停止批判菜品的诺丝。

饭友总是变来变去...

2018-08-29

【AL】还没想好什么名字(1)

摄影师阿拉贡x作家莱戈拉斯

瓶颈期复健。

这篇文一些设定受百万玫瑰太太的影响。

更新缓慢,不坑。

啥都没想好,将就着看看。

以后还会再改,就是个草稿。

不会开头。


——————

“绿叶先生,《密林》卖的很好,出版社想问问,您未来会有新作么?”

莱戈拉斯盯着对话框,瞄一眼它后面完全空白的文档上闪烁的光标,在对话框里打下他心里已经明了的事实:“抱歉,最近一段时间应该都不会有了,我瓶颈了。”

“那真是令人遗憾……不过在我看来您也该出去走走了,早秋的风一直很舒服不是么。”

“谢谢关心。”莱戈拉斯惆怅着把电脑关了机,站起身拉开了窗帘。他抓起沙发上的黑色高领毛衣和长裤套好想出门,...

2018-08-19

【张佳乐个人中心向】仙人掌

还是篇赠文,我应下来的贺礼居然全是个人中心。
给小年轻。两个都是。
写一半的时候我难受到写不下去总想骂骂蝴蝶蓝怎么舍得给乐乐四亚。他得多难受啊。
不念叨了。
ooc属于我。有一点点time的影响在。
有些bug就不要管了。比如仙人掌的原型在我家阳台,盆是半小腿,掌是半人高。
好了。
隐向双花。【当双花看,你得知道,孙哲平的屏保是沙漠。】
here we go。

——————

张佳乐床头柜上就一定有盆植物。

他和孙哲平在荣耀荒野上相遇那会,新年的时候孙哲平给他网购的。收到的时候快递小哥跟他控诉说,老铁你这什么东西,扎手啊。张佳乐茫然,拆完包装捧着盆长的东倒西歪的仙人掌哭笑不得:嚯,还真是扎手。

然后他把...

2018-07-28

【栉名安娜个人中心向】玻璃珠

是篇赠文。
给我们可爱的小姑娘,两个都是。
一些细节记不太清了,就索性瞎编,反正是red里的事情。
两句话尊礼。
ooc属于我,瓶颈期瞎写。

那——
here we go。

————

栉名安娜随身携带的东西是玻璃珠。

就商店里有卖的那一种,拥有着五颜六色的内蕴,好看又平凡。
但安娜并不是拿来玩的。
她需要珠子,这样才能保证她瞧见的是具有颜色的完整世界。但面对那样一个只剩黑白的残缺世界,终归还是恐慌的,她想。
被作为青王候选人带进御柱塔,一纸书令下去连带着视觉也被改造。即使被出云他们救出来,刚到吠舞罗那段时间她还是噩梦频繁,半夜会从柔软的床铺上惊醒,平静下来之后盯着床头的玻璃珠就总是想到一些故人旧事。当...

2018-07-26

【瑞耶】夏夜

初次尝试瑞耶。
短小完。送给神兽来着。
在安静的夏夜开着电风扇呜呜地吹,最好是身上还带着一点汗液的湿黏。
我这样安静地写出这篇文章。
被人点了四个喜欢一激动就删掉了……。

——————

瑞尔斯当初没想过他会和耶里梅斯在一起。
是性格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盖亚某天调笑着说:互补啊互补啊。
然后他就被他哥哥揍了一顿。
其实瑞尔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要揍盖亚。大概是因为耶里梅斯在一旁笑的温温润润的,而盖亚笑的太过于欠揍。

啊,好奇怪。
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夏天的晚上总是十分闷热。
电风扇呜呜的响着,蚊帐的拉链随着无聊的人手不断的拉开拉合发出尖叫声。

真热啊。

瑞尔斯这么想。靠在椅子上静静地。

你...

2018-06-06

还在安雷圈的时候真的超级喜欢 @理想鄉 这个太太了!!!
虽然现在太太好像是退坑啦……灵能也没写完什么的……试图安利看雏鸟效应啊啊啊超级甜啊下凡辛苦了!!!其他比较黑的一些文也都超级好简直可以评上2017年度安雷圈喜欢NO.1的太太了!

然后就是@月候候 !!!
这个太太的文笔超级好啊!!!夸爆她!每次轮都想出去在最近老下雷阵雨的天气里跑圈啊我的天!!方王邱高简直呜呜呜呜呜呜呜您是神仙吗!!!真的就是这个太太喊我喜欢上了戏曲,本来其实挺无感的这会mp3里全是京剧……完了完了栽了。

默默喜欢 @人止人 这个太太好长时间了!!!GGAD的顶梁柱的感觉啊嘤嘤嘤超级喜欢她了,印象最深的是万圣节的小段子...

2018-05-18

我受不起了。
这太折磨人了。

宗像看着窗外的雪景,无端想到当年那人在极速下落的达摩克里斯剑下带着解脱的笑朝他张开怀抱。

梅林在世间行走一千年,见过的事各种各样,但他也始终忘不掉好几个世纪前那个青年像光一样的笑容。

疏寒修的是无情道,在药王谷看云的时候他也坚信那人会在云端上看他。

索尔想自己才一千五百岁,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也只剩虚无缥缈的希望了,期盼着某个恶劣的家伙再次笑着出现。

这太撕心裂肺了。

我喜欢的人都差不多死光了。
这没事。
可我喜欢的cp也一定要天人两隔吗?
这太刀了。

我因为Loki死了,难受了一天。
明天估计也会继续魔怔。
我哭不出来了。
已经麻木了。

2018-05-13

日常2

上周四之前,历史老师冲他们班说,要换课表了,我可能要走。此话一出语惊四座,他们喊历史老师静姐,她风趣幽默为人爽快也很可爱。谁都舍不得。

上地理课的时候也问(他们喊她丹姐):“丹姐你会走吗?”

“可能吧。”她说。

但学校安排也改动不了,只好周三那天早上找数学老师——他是他们段长——透透内幕。然后所有人大吃一惊。


静姐没走,丹姐也没走。

可数学老师换了。


他们喊原来的老师叫叠哥。

叠哥讲题速度快,也清楚明白。人有点微胖笑起来很可爱。除了字扭的惊世骇俗以外,没有什么不好。

课讲完了,铃打起来的时候他总是冲他课代表喊一句:“明天把作业本端我办公室啊。”

他课代表点点头。第二天...

2018-04-19

傻屌段子4
这次是华武,带了点齐风。
听《卧石漱雪》(看见同桌在吃苹果)想到的。

他立在华山凛冽的寒风里瞧他侧影。
一身的白色道袍,想要不是挽起来的浓黑发髻,袍摆上将飞未飞的黑鹤,甚至于是因为寒冷而冻得通红的鼻尖,他几乎都要与华山融在一起了。
他摇摇头微笑起来,自怀中纸包里挑了个苹果冲他丢过去,另一个倒是侧身稳稳地接住了。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开口。”他看看他,又瞧瞧手里的果子。又大又红,很好吃的样子。
“嘘。”总是执剑的剑客抽出了腰间的箫说,“你听听看。”

于是另一个好奇的静下来,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微弱却也悠扬的箫声。他凝神听了听,好像是誓剑石的方向。

是好听的曲。他想。
里边有着华山万年不化的冰...

2018-04-18

傻屌段子3
晚自习想到的。花了40分钟写它。
是个楚萧。

山下来的香客多数是冲着武当山的弟子去的。师兄师弟们人好,又高又帅的,就连整日板着脸悟道的闻道才师叔也总有人躲在暗处偷偷瞧他,更有甚者喜欢直接被他打回太和桥。

今晚温习晚课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们掌门,想起他每天孤身一人站在热热闹闹的金顶下边。
于是平白无故,非常自以为是的替他感到一些些落寞。

我们掌门太像谪居的仙人了。这么说并不是指没人瞧,相反还很多的迷妹。但的的确确没有多少人招惹,更何况当年明月山庄李如梦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掌门却始终云淡风轻的样子,更让江湖上的人觉得他深不可测。

讲回去吧。
很长一段时间有个香客总是引起我们的注意。
……也许并...

2018-04-17

傻屌段子2。

他背对着她,却是垂着眼,一句话不说。
她三两步上前,气得拿葱白指尖戳着他肩胛骨。
他顺着劲儿倾了两下单薄身板。

“你这样,对得起他么?”

“……”

女孩儿见他不回应,猛地拔高声音:“你说话呀!”

他还是没扭头,开口时候声音带了点被逼急的哭腔:
“当年的时候,怎么就没人戳着他脊梁骨这么问呢。”

女孩儿闻言一愣:“他当年……”

他转过来,眼角带着发了狠的红,看着心里比看他台上凄然装扮还更难受:
“当年是他搭的戏。我都把自个儿唱戏里去了,他偏站在戏外看我,抽身出去留我一人在幻境里。《锁麟囊》还是《白蛇传》,凄凄惨惨戚戚,以为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倒好,到头来却留我一人在这里边。”...

2018-04-11
1 / 3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