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梨花开

苏沐秋祭文衍生
京礼的故事。

——————

——梨花开,梨花开,梨花开了,要离开。

王京礼的家门口啊,有一株梨树。它每年都开花,还会结梨。

据说这株梨树是王京礼的妈妈嫁过来的时候,她娘家人种的。寓意是生下来的孩子会像梨花一样纯白,高洁。

然后在王季礼生下来那一天,幼小的梨树第一次开了花。他生下来的时候大家觉得,哎呀怎么这么巧啊,是不是因为季节的原因啊?那就叫季梨好了喔?季梨不好听诶。那就季礼嘛。

王京礼生下来的时候刚巧结出梨。于是亲戚们又很开心,哎呀,今天有梨子可以吃啦,那叫今梨好了喔?不行不行这个名字不好。那叫京礼怎么样?恩……王京礼,可以哦。

于是兄妹俩的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京礼记事早,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在路上跟季礼玩,老是摔,摔倒了还总是坐在地上哭。每每这时候,季礼就站在一旁很无措地看着她,然后犹豫地伸出自己肉乎乎的手掌按上京礼的脑袋,京礼边哭边抬头看他。季礼从小时候开始,讲话就喜欢看着人的眼睛。

不哭了,女孩子一直哭会变丑哦,变丑了就没人要了。

吓得京礼当时就不哭了,一直在抽噎。后来京礼稍微大了一点,学会了耍赖。故意赖在地上不起来。于是季礼就骂她,你是不是没腿啊!京礼理直气壮摇头,不是。但差不多,你背我哦。季礼就捂脸,然后蹲下去把京礼背起来。天空撒一层夕阳在他俩身上,京礼的偷笑和季礼抱怨的声音散在风里面。

京礼的童年是在欺负季礼和被季礼欺负的过程当中度过的。

——“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候。”京礼这么跟苏沐秋讲。

直到小学三年级的某一天,京礼感冒,进了医院。她只知道自己被带去抽了血,然后报告单出来,医生跟她讲,小朋友没事,回家吧。
之后季礼摔倒了。被父母接走了。后来放学的时候,她回到家里看到妈妈泛红的眼角,感觉有点不好。

她拉住妈妈的衣角低头问:
“妈妈,哥哥呢?他怎么了。”

于是妈妈颤抖着声音跟她说,你哥哥得了很难治好的病。意思就是说还能治好的是吧?京礼抬头看着她。……京礼,我们家,没钱啊。妈妈近乎绝望地蹲下身搂住她。

当京礼也被查出来患有白血病,而且比季礼还要严重的时候,妈妈回避了。京礼知道是那个医生误诊了。后来在注射药物的时候听护士说,妈妈在角落里哭了很久。

因为京礼家的条件,只允许治疗季礼。

妈妈尽量以平和的语气跟京礼说,京礼,如果现在家里只能救你,或者哥哥,要怎么办?京礼一瞬间明白了所处的境况。于是她说:

“那就,救哥哥吧。”

京礼偏着头对妈妈扬起一个虚弱的笑。妈妈看着她,然后夺门而出。

后来他们还是有尽力去救京礼,即使这个家庭已经负债累累。

那天京礼跟她爸爸说,我们,见一下哥哥好不好?她爸爸点点头。然后放下带过来的梨,把京礼安顿在轮椅上,推到了季礼的病房门口。

那天下午季礼和京礼聊的很开心,然后傍晚的时候京礼被推回了病房。

凌晨,京礼被推进了抢救室。

她知道自己可能会死,她拉着她妈妈的手说,我如果死了,那就一定要救季礼。

一语成谶,她再没回去。

以灵魂体出现的时候京礼还有点懵。然后她就看到妈妈靠着爸爸的肩膀哭到几乎昏厥。她走过去想说妈妈我没事啊,然后想起来自己刚才穿过了手术室的墙壁。
后来她跑到季礼的房间里面,看季礼睡的安详。季礼有两个病友,分别信佛和信主。病房里面有两个信仰的画像。京礼分别跪了半个小时。最后她跌坐在耶稣和观音中间的地板上,季礼的病床前大哭。

她说哥哥你要活着啊你一定要活着啊。
她说我已经死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她说赌上灵魂你也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话算我求求你了,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求求你了一定要让季礼好好活着啊。”

季礼被哭声吵醒,听到了这句话。一字不落。

然后他就对着空气小声问你是不是京礼。
京礼止了哭声说是。
季礼有点恐慌,然后问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京礼抽抽鼻子说我已经死了,现在是灵魂。
季礼颤着声线说胡说八道我妹妹不可能死。
京礼一下子又哭出来,哥我真的好害怕。
季礼慌了说你别怕我在呢,女孩子哭多了要变丑的。
京礼边哭边说丑了再也没人要了。
季礼带着哭腔说不可能我妹妹这么可爱哪会没人要。

然后爸爸妈妈进来了。
他们问脸色苍白的季礼,诶季礼你怎么了?
季礼颤着声音问他们,京礼是不是死了?
爸爸妈妈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说,恩。

季礼一瞬间就崩溃了说京礼你还在不在。
京礼想抱住季礼,但还是穿过去了。
她站在床边哭喊着说我在啊我在啊。

季礼还是在问。京礼一直在答。
然后京礼反应过来,季礼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季礼也反应过来自己听不见了。

爸妈只能理解为季礼失去京礼悲伤过度了。他们安慰了很久然后因为到时间点而不得不离开。

后来京礼被草草下葬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怎么样了。
几年之后苏沐秋来了,告诉她现在是05年。京礼感叹地说我死了三年了啊。在苏沐秋刚来那个清明节,京礼看到了季礼。

季礼在京礼下葬三年后痊愈,今天是第一次来京礼的墓。

京礼你还在不在啊?
在啊。
听得到我说话不?
听得到啦。
你走了之后,你的药给了我治疗,我好的蛮快的哦。
家门口的梨树结的梨是越来越甜了。
我最近刚刚痊愈哦,回到学校同学都说你走了很难过。
今年我要上初中了啊,连你的份一起……

苏沐秋这个时候拍拍她的肩膀,微笑着递给她一片叶和一支笔。
京礼看他一眼,笑着接过来。

季礼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准备回家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外套动了一下。
于是他在外套的口袋里发现了一片树叶,上面是小孩子三年级的字体:

季礼一定要
活的好好的。

季礼回头对京礼的墓碑笑:会的!

季梨季梨,季节生梨。
季礼季礼,生者季礼。

今梨今梨,今已无梨。
京礼京礼,亡者京礼。

家门口的梨树。
又开花了。

Fin.

后来啊,京礼目送了程爷爷的离开,亲口送沐秋离开。

季礼后来也进了南山公墓。身边跟着一个老太婆。

“季先生,您能送我么?”京礼微笑着问他。
“你是?”
“叫我阿礼便是。”
“......那便来吧。”

“汝名为何?”
“吾名王京礼。”
“王京礼......汝今必静离。”

于是在耀眼的白光当中,京礼看见季礼泪流满面,她就笑:

“哥,下辈子还要是兄妹哦。”
“京礼!!!”

评论
热度 ( 4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