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英雄

两个月的瓶颈期是很难熬的。不过总算过去了不是吗?这是一个小短篇,一个小对话,一个小故事。
用以复健。
亦用以怀念。

——————

清晨,罗丝·韦斯莱有些局促地走进了韦斯莱魔法把戏坊。大早上的把戏坊还没开始营业,店面内冷冷清清的。
她推开门。
“瞧瞧谁来了——罗丝!真高兴见到你!”略显年迈之态的乔治·韦斯莱从里间探出头来,脸上带着微笑。
“早上好,乔治叔叔。”
“你需要点什么吗?”乔治问她。
“呃,不——我并不是来买东西的……”她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嗯……我是听说你有个兄弟——我的另外一个叔叔弗雷德,是吗?”
“……”乔治沉默了。
“很抱歉我无意冒犯——”罗丝不安地拽紧了自己的衣角。
“不,没关系的。”乔治叹了口气,抬头冲她微笑了一下,这个举动很好的宽慰到她了,“不过在我告诉你之前关于弗雷德的事情之前,你得告诉我,是谁提起了弗雷德?”
“纳威教授!他几天前关了阿不思和詹姆的禁闭!因为他俩弄死了一株曼德拉草——”
“纳威让他俩培土去了?”乔治猜。
“是的……”罗丝无奈极了,“教授还跟我抱怨说但愿他俩不会成为韦斯莱双子第二。”
乔治听完笑弯了腰,良久才直起身来,带着笑意继续说,“他是对的,他俩确实很有潜质。”
“我问过皮皮鬼了,他提起你们的时候,”罗丝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充满敬意,但——为什么?”
“你知道多洛雷斯·乌姆里奇吗?”乔治突然反问她。
“嗯,《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有讲那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教师。”罗丝看向乔治。
“哈,那我们就是冲她耍了几个韦斯莱独有的把戏罢了。”
“是嘛,那弗雷德——”罗丝带着些急切说,不过被乔治打断了。
“嘿,小姑娘,”乔治带着笑意,“你别急呀,我给你讲就是了。
“好,好的。”

“你呀,确实有个叔叔,健全完好活泼极了也和我一样调皮。”
“那年跟神秘人大战的时候,他就永远沉睡在霍格沃茨啦。”
“我到现在也忘不掉我和他逃脱乌姆里奇那个老蛤蟆的统治时那天下午的阳光。”
“太阳很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是个适合重新开始的天气啊。”
“我跟他好的就像一个人,我抛出的所有梗他都接的住。没他我不可能开起把戏坊。”

乔治突然有一点怅然。

“墓志铭是你妈妈写的。”
“这里沉睡着弗雷德·韦斯莱,一个年轻的帅小伙,一个爱开玩笑爱捣蛋的英雄。”

罗丝沉默了一会,抬头看着乔治的依然明亮的眼睛开了口:“那么,弗雷德叔叔长什么样啊。”

“和我几乎一模一样。”
乔治复又笑起来,他眼睛弯弯的。
“以前的时候啊,你奶奶经常认错我们俩。”

Fin.

评论
热度 ( 7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