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一见钟情

这是很久很久的故事了。

小小的女孩子被大人抱着去参加集会,在城楼上见到和她一样小的公主殿下。她觉得,公主殿下真好看啊,想跟她交朋友。
大人逗她,你将来想做什么?
什么人可以守卫公主殿下?女孩子仰着头问。
骑士啊,很威风的。大人有点惊讶。
那就骑士。女孩子认真的回答。

然后女孩子很努力的,排开各种困难就成为了小骑士,跟着负责守卫公主殿下的骑士学习。
她俩的关系特别好,大骑士就让骑士小姐总是跟着公主殿下,负责护着公主殿下的人身安全。
骑士小姐总是迁就公主殿下,就算公主殿下真的做了触碰到骑士底线的事情,骑士小姐也只会到角落里平复一下怒气然后把底线稍稍往后拉一点。
公主殿下也特别喜欢骑士小姐,知道骑士小姐生气的点在哪里,踩了一次之后就小心翼翼的避开,试图再把底线拽一点回来。骑士小姐发现了,说,没关系,因为是你,才肯往后扯。

骑士小姐跟公主殿下两个人都在渐渐的长大。

骑士小姐需要进到骑士团里转正了。要接受很多男孩子都受不了的训练,于是骑士就经常气喘吁吁遍体鳞伤的一个人坐在角落休息。公主殿下偶尔会扑腾着出现,塞给骑士小姐一罐子水,里面放了她自己悄悄从厨房里偷来的蜂蜜。骑士小姐也就接了她的水喝,然后忍着笑看着长官把公主殿下推走。
就要转正那一天,骑士小姐的压力很大,因为要是转不了正就要去充军啦。骑士小姐大半夜睡不着,就爬起来偷偷摸摸跑到花园里看星星,然后就碰见了也睡不着的公主殿下。
骑士小姐不知道哪里来了的委屈劲,抱着公主殿下就开始哭。这可把公主殿下吓坏了。她以前跟骑士小姐一块玩,磕了碰了哭了都是骑士小姐安慰她,今天突然反过来了。没有办法,公主殿下就只好抱着她说,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句话就跟魔咒一样,挺神奇的,骑士小姐就感觉信心一点点被建立起来。她渐渐地放松下来,慢慢就停止了哭泣。把公主殿下送回房间之后,就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骑士小姐的转正,没那么成功,也没那么失败,名列第三。她后来才知道第一第二的话要去护着国王和王后,第三,刚刚好在能保卫公主的位置。

生活总是会起一点波澜的。

骑士小姐被人怀疑跟敌国通奸,骑士小姐知道这个事情之后难得的很害怕,因为如果这个罪名敲下来就是死罪。但她以一己之力冲着公主瞒下了这件事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瞒,就是不想公主出面。公主殿下理所当然的不知道这件事。
最后还是有敲下去罪名,但是罪责被减轻了。
骑士小姐必须要和公主殿下分开了,她被放逐到了边疆,负责守卫那个荒凉的地方很多年。公主殿下不知道,挺生气的,但是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她觉得骑士小姐很傻,要知道公主一句话就可以救她。
她在骑士小姐临走那一天,把她拉来,说这样,我们一年起码要通一封信。骑士小姐可能是受了打击,变得很缄默,就是点点头。但也确实在被放逐的期间内保证了一年通一封信。
但是骑士小姐的性格变了那么一点,她冲着公主殿下瞒的东西越来越多。
比如,今天受了同军营人的欺负,被欺负的遍体鳞伤,她没有讲。公主收到的信上写,别担心,大家都对我很好;明天被蓄意的中伤,也没有讲。她写,真的挺好,就是长官有点凶。
公主殿下出于对骑士小姐的信任,也什么都没过问。
国王派了一个新的骑士。板着脸,每天监督公主殿下学习宫廷礼仪,骑士小姐也不知道公主殿下的情况,因为公主殿下变忙了,写信也只是匆匆两笔。
又是几年,骑士小姐在军中已经取得了一点地位,起码不会再被人欺负。
那天她看着远方的夕阳,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公主殿下时她的笑容。
她突然反应过来:“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她。明明分开了这么久……”
“瞒了她这么多事情,她来信的字数已经越来越少了。不过字倒是越来越娟秀了……但愿我回去我仍旧能守着她……不对,不对,我必须要服从命令的啊。”
“为什么我还有这种妄想。”
骑士小姐很震惊。
但公主殿下就只是继续着她的生活,偶尔思念她的友人。

骑士小姐想不明白,跑去问营里跟她关系很好的医生。当年受了欺负,什么伤都是医生处理的,所以她跟医生的关系很好。

医生问她:“你会在半夜想到她吗?或者,是回忆?”
“只有回忆。我很久没见她了。”骑士小姐耿直的摇头。
“什么时候最容易想起来?”医生的眉头越皱越紧。
“……唔。大概就是除了训练,偶尔都会想起来吧。”
“……那我是不是可以换种说法?”
“什么……?”
“你不忙的时候,都在想她。”

……这下就算医生没说骑士小姐也明白了。骑士小姐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公主。
这可怎么办。
骑士小姐不知道,也真的不清楚怎么办,这种事情医生也帮不上忙。
现在才是彻彻底底的完蛋。

骑士小姐变得更沉默寡言了,她总是喜欢眺望远方,但给公主的信总是报着平安,公主看了总是很放心,就安安心心地继续着自己的生活。她有了自己的人脉,认识了两个邻国的几位王子。她活的很开心,但总是觉得缺了骑士小姐,很难受。

日子总有熬到头的一天的。

骑士小姐被调了回来,她俩一见面就发现对方有很多地方跟记忆里是不一样的了。
骑士小姐变得很高挑,很帅,但就连裸露出的手背上都有伤痕。公主变得很文雅,很美,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追求者。
明明分离了很久,但很奇妙的是,她俩见到第一面,就跟昨天刚刚分开的老朋友一样,很欢快地交谈起来。
公主殿下兴高采烈地跟骑士小姐谈,你回来了呀,太好了,总算有人能陪着我逛花园了。
骑士小姐也镇静地跟公主殿下说,嗯,我回来了,昨天我走之前终于把长官打趴下了。

可是骑士小姐完全不提,在军营的夜晚是如何反反复复想起的故人旧事,也完全不提这颗种子长出的根系是怎么包裹住坚实的心脏,在偶尔休憩的时候骤然收紧,所导致的心痛。

骑士小姐什么都没有说,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很久。

但公主殿下,总有一天要嫁人的。
对方是邻国的王子。
骑士小姐想,这怎么办呢。但是看到公主殿下那样欣喜的脸庞,还是什么也没说。

医生后来退了役,在大街上碰到了即将出嫁的公主殿下。
医生说,你知道吗,有个很傻逼的家伙喜欢了你很久,你俩站一起真的挺配。
公主殿下说,那是谁?告诉我,我现在还可以反悔这个婚礼。
医生说,我不能说。
公主殿下就笑,你没骗我吗?
医生说,我没骗你。

公主殿下很难受。
她回到房间,看见骑士小姐在安静地帮她整理她出嫁的时候需要带走的东西。
公主殿下把自己摔进软绵绵的床铺里,说:“今天上街碰见一个人,说有人喜欢了我很久。”
骑士小姐整理东西的身形一顿,语气不疾不徐:“她蒙你吗?”
“她说没有啊。”
“那就没有。不过一定有个人一直喜欢你,喜欢了很久。”
“那……你知道是谁?”
“我不知道。”骑士小姐猜到那是医生给她的暗示,但她还是摇摇头。
“可是我一个月之后就要出嫁了。”公主殿下很着急。
“公主跟王子配对,不是刚刚好的完美故事吗?”骑士小姐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她。
“话是这么说的……但总是缺了什么啊。”公主在骑士小姐面前仍然跟个孩子一样。她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骑士小姐。
“你跟我嫁过去吗?”公主问她。
“可能不会。”骑士小姐摇摇头,“我听从国王的吩咐。”
“那我要求父王去。”公主跳下床,打开门就噔噔噔跑走了。

骑士小姐原地站着,看着被公主压皱的床单想了一会,然后她走过去,慢慢地倒在公主刚刚躺过的位置。
她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真好啊。你就要获得自己的幸福了。”
她拿手背挡住自己的眼睛,笑起来,笑到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滑出来,拿手背抹都抹不掉。她在沾湿被子前起了身,任眼泪掉在地摊上。
“怎么办呢……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公主殿下那边央了半天,国王才勉强答应。公主殿下兴高采烈地回来了,她看见骑士小姐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她,眼眶有点红,床上摆着刚刚送到的衣服。
很干净的白色,很好看的嫁衣。

后来公主殿下带着骑士穿着嫁衣去了邻国,嫁给了王子。
人民欢呼雀跃,说真是神仙眷侣。

偶尔有小孩子听完这个故事会问。
“那那个骑士呢?”
讲这个故事的人总是叹息一声。
“公主出嫁的时候有人劫道,骑士帮公主挡了一刀,伤的太重,最后也没救回来。”

骑士小姐临死的时候看着哭成泪人的公主殿下,她想了想,很吃力地告诉她。
“你今天真好看,妈妈告诉我,新娘子是不能哭的。”

她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刹那,想到的是当年在城楼上看见的小小的公主。
她想,噢,这个情感医生跟我讲过。

原来是一见钟情啊。

Fin。

评论
热度 ( 1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