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闲着没事练练手。
是傻屌段子

他瞧见他的时候眼疾手快捏了个诀,匣子里悬起三把剑来,柄柄剑尖对着他。
是悬赏。他阖眼理心神的时候这么催眠自己。

“你舍得么?”
被针对的那个清清脆脆笑了一声,衣褶不带动的,哐哐两下打落他两剑,独留了一柄对着自己。
“我如何就舍不得?”
他看也不看,狠狠盯着那人眼睛,驱着唯一一柄往前飞,直抵着他胸口。
“……也罢。是我负你在先。”
他怅惋般叹口气,拿着剑的手带着腕一抖便把抵着左胸口的物什拨到左肩上,刺啦一声划开布料,留一道不浅不深的血划痕。
他深吸口气上前一步,剑尖毫不犹豫的破开皮肉戳刺进去。
他忍着疼仍冲他笑道:“杀我也行,到头来确是我对不住你。”

“……”
掐着诀的那个明显愣住了。
他又上前一步,剑尖硌着骨头,钻心的疼,血液大片大片涌出来,湿了衣襟。可抬头一瞧对面那个眼睛里湿漉漉的,脸颊上水色一片。
他伸了手,忍着剧痛安稳够着愣着那个的肩。

剑客脸色苍白,安抚性拍拍他肩。
“我道什么事呢,小道长没杀过人吗?”
“别哭,你安心下手。”
“我不还手就是了。”

大概是华武。

评论
热度 ( 15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