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傻屌段子2。

他背对着她,却是垂着眼,一句话不说。
她三两步上前,气得拿葱白指尖戳着他肩胛骨。
他顺着劲儿倾了两下单薄身板。

“你这样,对得起他么?”

“……”

女孩儿见他不回应,猛地拔高声音:“你说话呀!”

他还是没扭头,开口时候声音带了点被逼急的哭腔:
“当年的时候,怎么就没人戳着他脊梁骨这么问呢。”

女孩儿闻言一愣:“他当年……”

他转过来,眼角带着发了狠的红,看着心里比看他台上凄然装扮还更难受:
“当年是他搭的戏。我都把自个儿唱戏里去了,他偏站在戏外看我,抽身出去留我一人在幻境里。《锁麟囊》还是《白蛇传》,凄凄惨惨戚戚,以为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倒好,到头来却留我一人在这里边。”

“当年一曲《玉堂春》惊艳世人,亮了剑与诅咒的名声,后来也道我们高产,光是瞧见我们一块站着就安心。”

“谁知道这单单都是为他。他搭戏我就慌,怕一举一动都露出我压了又压的隐藏心思。”

女孩儿怔了一会,把垂下来发丝理到耳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你告诉他。”
他伫立在原地,看着她发声。
她茫茫然点头。

“别找我了。”

她第一次见这样沉默的他。

大概是喻黄。

——
女孩子是小戴。

评论
热度 ( 6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