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傻屌段子3
晚自习想到的。花了40分钟写它。
是个楚萧。

山下来的香客多数是冲着武当山的弟子去的。师兄师弟们人好,又高又帅的,就连整日板着脸悟道的闻道才师叔也总有人躲在暗处偷偷瞧他,更有甚者喜欢直接被他打回太和桥。

今晚温习晚课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们掌门,想起他每天孤身一人站在热热闹闹的金顶下边。
于是平白无故,非常自以为是的替他感到一些些落寞。

我们掌门太像谪居的仙人了。这么说并不是指没人瞧,相反还很多的迷妹。但的的确确没有多少人招惹,更何况当年明月山庄李如梦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掌门却始终云淡风轻的样子,更让江湖上的人觉得他深不可测。

讲回去吧。
很长一段时间有个香客总是引起我们的注意。
……也许并不能说是香客了,我上回因阻拦他跟着我们掌门到处跑而被他三两剑挑翻在地,我瞧着剑法的路数或是华山那边的。
他没对掌门做什么。我也打不过,只好随他去了。

他很奇怪。从不进入掌门的视野,甚至小心到连半个影子都不展露在他面前。人并不是很常来,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的,但一来总是会在金顶横梁上叼着根草躺一天,偶尔侧着身子看一看下面的掌门。

总是这样。

我告诉过邱居新师兄,他淡淡地回了我一个“嗯”。隔天脸色苍白表情凝重地冲我说:
“他不会害掌门。放任便是了,但切记不可让掌门知晓。”
我点点头应他,扭头就去找了萧居棠师兄。他听完之后脸色一样的凝重。
“那是个本不该活着的人。”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评论
热度 ( 18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