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傻屌段子4
这次是华武,带了点齐风。
听《卧石漱雪》(看见同桌在吃苹果)想到的。

他立在华山凛冽的寒风里瞧他侧影。
一身的白色道袍,想要不是挽起来的浓黑发髻,袍摆上将飞未飞的黑鹤,甚至于是因为寒冷而冻得通红的鼻尖,他几乎都要与华山融在一起了。
他摇摇头微笑起来,自怀中纸包里挑了个苹果冲他丢过去,另一个倒是侧身稳稳地接住了。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开口。”他看看他,又瞧瞧手里的果子。又大又红,很好吃的样子。
“嘘。”总是执剑的剑客抽出了腰间的箫说,“你听听看。”

于是另一个好奇的静下来,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微弱却也悠扬的箫声。他凝神听了听,好像是誓剑石的方向。

是好听的曲。他想。
里边有着华山万年不化的冰雪,清澈通透的龙渊和扶摇直上的寒风,有着从前大派风范手握荣膺的磅礴气势,却也有着独属如今落魄寒门的铮铮铁骨。
还带着些……别的东西。
太远了,听不太真切。

身旁的人忽然吹响了箫,完整的重复了这一段。而更远的地方也同样有箫声在重复着。

他低头看看自己手里通红晶亮的果子,走到檐下靠在门柱上安安静静吃起来。

待他停了,远处的声音也在继续慢慢悠悠的传向更远的地方。

“齐无悔师兄给风无涯师兄报的平安。”不待他开口问,剑客窜到屋檐底下说,“他喜欢用这曲。”

“为什么不亲自去?”
“会被轰走的,理由是打扰病人休息。”剑客笑起来,伸手推开自己房门,迎他进来。

“天冷,进屋吧。”


场景曲里边我觉得华山的最好听。
很少有音乐能吊着我的心往遥远寒冷潇洒又自由的地方飞。
武当的场景曲带着点不入尘世清清冷冷的意味,我并不讨厌,也说不上特别喜欢。
作为个武当弟子我真的对不起师门……

想看这个系列其他的可以戳tag。
就只打cptag了。
管他是箫还是笛。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