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日常2

上周四之前,历史老师冲他们班说,要换课表了,我可能要走。此话一出语惊四座,他们喊历史老师静姐,她风趣幽默为人爽快也很可爱。谁都舍不得。

上地理课的时候也问(他们喊她丹姐):“丹姐你会走吗?”

“可能吧。”她说。

但学校安排也改动不了,只好周三那天早上找数学老师——他是他们段长——透透内幕。然后所有人大吃一惊。


静姐没走,丹姐也没走。

可数学老师换了。


他们喊原来的老师叫叠哥。

叠哥讲题速度快,也清楚明白。人有点微胖笑起来很可爱。除了字扭的惊世骇俗以外,没有什么不好。

课讲完了,铃打起来的时候他总是冲他课代表喊一句:“明天把作业本端我办公室啊。”

他课代表点点头。第二天早上就嚷:“收一下数学作业!”


新来的数学老师他们喊小霞。

小霞刚生完孩子,都说一孕傻三年,人第一节课就出了名言:“三角形的内角和是380°!”讲课速度比叠哥来说慢了很多。众人就念了叠哥的好。

课代表,一生性闹腾的姑娘最叫苦不迭——新老师来了她就没被喊过收作业。

从前最忙的人这会反倒成了最闲的。


这周二的时候静姐给他们通知了个消息。

“我一直都有肾病,去年约了个全国顶好的医生,这几天我得去南京看病。大概周日回来,课代表你喊他们写历史导引啊。”

她课代表应一句嗯。随后补了句好好养病。


周四晚自习坐班老师是化史化。

叠哥倒来了。

一众又惊又喜的,本就安静的晚自习更静了。

下课铃打响的时候叠哥下了讲台,在教室里晃了一圈。

然后才回去收拾东西。


女孩们抱成团挤到讲台前挨个儿跟他说:“老师我们好想你啊——”

每个心里都酸酸涩涩的。就只好跟着他,送他到门口。

临出门前他课代表一个箭步窜过来跟他嚎:“老师!新来老师写基础练习,都不收作业本的,我估摸着她这会还不知道她课代表是谁诶!”

其他女孩子嘻嘻哈哈又笑成一团。

他抱着堆东西对一堆人乐,然后冲课代表说:“明天把作业本端我办公室啊。”然后就走了。

扎堆女孩子的嘻嘻哈哈听起来就有点像哭了。


软一点的等他走远了才抽抽嗒嗒地掉眼泪,汉子一点的就抱着她安慰他,安慰着安慰着自己倒是也滑了两三滴眼泪下去,实在受不住了,放开她窜出门抹干净眼泪回来就见妹子眼睛红的像兔子。


叠哥个大骗子。

她抹干净眼角残留的泪安慰她说。





哪个是我你们自己猜吧。

评论
热度 ( 1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