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尊礼be三十题(16-20)

16 我们都老了

宗像在石板被破坏后单身了一辈子。后来白发苍苍的宗像依然健步如飞的走路。
然后生了病也憋着不说,后来两声咳嗽给正值中老年的秋山冰杜听见了,叫来同样苍老的淡岛和伏见把固执的宗像给扛到医院去。
打了几天点滴之后,被自己曾经的属下教训得脾气都没了的宗像完全好了。
他继续健步如飞
地走到周防尊的墓前。
他看着周防尊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
“我们都老了,就你还年轻如初。”

17 如果当时……

如果当时。
你选择退位该有多好。

野蛮人。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假面舞会。
周防带着一头标志性的红毛和一副狮子面具。
有人拉他起来跳舞。来者是只鹰。
周防无奈,被宗像拉着练了很久的舞,漫不经心也能跳得很好,至于这只鹰,就随他去吧。
“淡岛副长,室长出事了,被一个异能者缠住了。”道明寺带着那一头和周防一样标志性的卷发外加一副蠢蠢的面具,冲到了以帽子遮脸,与出云跳的正欢的淡岛身边。“世理酱,你先去吧,公务嘛。”出云十分善解人意。
如果忽略他普通面具下略微有些失望的表情的话。
“你们继续。”周防卡到了一个交换舞伴的点,放开自己舞伴的手,冲出门去,不忘了和纠结的二人说一生。
“那么……继续?”草薙犹豫着问。“我真为那个异能者感到惋惜。来吧。”淡岛拉着草薙的手再次旋转入舞池。
“喂……”被抛弃的舞伴很不是滋味,“你的舞伴和另一个王,选一个。”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周防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舞伴。
“野蛮人。”鹰摘掉了面具,是宗像。
“别以为我看不见你耳朵尖都红了。”周防上前一步搂住宗像,在他耳边悄声说。

周防根本就不想知道所谓的异能者到底是怎么样了。

他只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吻住自家恋人。

于是他也这么干了。

19 痴人说梦

某只小猫咪想在睡着的城管大队队队长的脸上捣捣乱。
刚刚拿起笔,准备给人来个烟熏妆,但在下笔那一刻听到面前人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喃喃出声。哦,还带了点哽咽:
“周防……回来。”
然后小猫咪就顿了很久。
最后放下笔,沉默着从原来进来的道路离开了。
“才不是看你可怜……”
真是痴人,说梦。

20 玩笑而已

“宗像,我喜欢你。”周防看着他。
“恩?”宗像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开玩笑的。”周防转身就走。
“真过分,我明明当真了。”宗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那真对不起。”周防头也不回。

评论
热度 ( 9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