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爷爷的口哨

-前段日子爷爷去世了。
-本来还有另外一篇的不过要花时间翻出来有点麻烦,有时间了再翻出来吧。
-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怀念吧。

爷爷的口哨

妈妈刚才在吹口哨逗一个顾客的孩子玩。

突然眼眶就湿漉漉的了。

因为想起来,上次在南宁的时候,我奉大姑之命叫爷爷去吃饭。

那天阳光很好,窗外郁郁葱葱,还有点热。安静而且祥和。

我走过去。

爷爷把椅子的方向变了一下,把它对着阳台。

我用闽南语对着爷爷的坐在椅子上背影说:“爷爷吃饭了。”

爷爷没搭理我。

我又说了一遍,以为他没听见。

但他还是没搭理我。

我突然沉默下来,我好像听见什么声音。

听到了悠扬的鸟鸣声。

是窗外的鸟。

然后又是一声一模一样的。

爷爷在模仿回应。

当时就愣了。

觉得很厉害啊。

真的。

突然就想起来这个。

有人说鸟是天堂的信使。

爷爷和鸟。

鸟和天堂。

爷爷和天堂。

Fin.

评论
热度 ( 5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