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苍南(隶属温州境内的一个地区)

-提及本田,菊厨抱歉!以及略微涉及历史雷者慎看!

本田扶着武士刀,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小鬼。

皮肤本应是属于东方人的黄色,但却因为长期在海边曝晒而变得黝黑起来。一双和王耀相似的瞳中隐含着惧怕,但更多的却是坚决、凛然。因为他身后还有许多弟弟妹妹。黑色的短发还带着汗水,手上也有些咸腥的海水。灵溪惴惴不安地拽紧他的衣角站在他的身边。她在害怕。“别怕,我在。”他安慰性的拍了拍灵溪的手。

前些日子王浙从远方赶来教会他用枪,王浙疼惜的看着面前完全就是一介渔民的男孩说:“王杭和王温都在坚持,你也要加油。就算是渔民也不能落后。帮我争取点时间好吗?让我教会后面的孩子用枪。”王浙苍白着脸,本田攻入浙江,她太累了。

不善言辞的孩子往下压了压遮阳的斗笠,遮住了脸上的表情。他轻声说:“好。”王浙感激地笑笑,蹲下身搂紧了身前的孩子,将头埋在他的肩上闷闷地说:“相信大哥吧,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苍南感觉有几滴温热的水在自己的衣服上晕染开来,直达肌肤。

他想起来前几年王浙近乎是崩溃的跟他说王苏被愤怒的本田斩的遍体鳞伤,南京更是奄奄一息。还说王耀快气炸了肺。'也许王浙自己都没信心了'当时苍南站在船上,看着远方炮火的光影沉思着。渔船一晃一晃,渔网一拉一扯,这些事物引回他的思绪。

“王耀没告诉过你,打仗的时候不能分神么?”本田菊的声音冷冷的。他挥舞着武士刀,冲着苍南腰侧砍出一道狰狞的伤口。远处的桥墩发出惨叫,跌倒在地,灵溪跑过去扶住他。

苍南还在战斗,可惜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最终他还是倒了下去。
本田也没想到面前的小鬼可以用枪和拳头挡下他七次进攻。他也被伤到了好几处,本田离开这,去了下个城市休养。

“你做的够好了……”闻讯而来的王浙心疼的抱紧昏迷着的年幼男孩。

他是苍南。
七次击退日/本攻击的苍南,发生桥墩惨案1⃣️的苍南。
我的家乡。

1⃣️【桥墩惨案】:指日军入侵苍南桥墩时各种奸杀,后来放了一把火毁尸灭迹的事件。

Fin.

评论
热度 ( 1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