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贴吧里的四次点文之其中三篇

不是我说你们你们点文的方向真的很诡异。
一个要24甜一个要27又甜又虐。
mdzz。
算了谁叫我作大死给你们点文。

24 多余的人

“也许我现在才是多余的人?”又一次站在御柱塔塔顶的宗像看着天空,喃喃出声。

宗像抽着烟,下了楼。

一个烟盒掉在了地上。

几个大大的英文字母。

“Marlboro.”

有一个人站在他身后捡起了这个烟盒,来人长着一头张扬的红发。

“周防……?!”

宗像感觉到声音回头。
愕然,之后便扬起了一个笑容。
暖烘烘的笑容。不带任何嘲讽意味的。

周防刚准备开口嘲讽,看见宗像这个笑容一下子愣在那里。
然后下一秒他的鼻尖充斥着宗像头发上特有的香味。

------宗像狠狠地撞进了他怀里。

周防下意识的把手臂收紧。把人牢牢的禁锢在自己怀里。
宗像将头搁在周防的肩膀上,双手穿过腰间紧紧的抱着他。

鬼使神差的。

鬼使神差的,周防在那一刻,偏过头去吻了吻宗像白净的脖颈。

然后他听见他略微哽咽着说------

欢迎回来,野蛮人。

周防笑了笑,再次将嘴唇贴在宗像白净的脖颈上含糊不清地说------

恩,我回来了。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啊,马上就要死了。
周防尊看着天上残破的大剑。

我告不告白呢?
周防尊看着目前微微喘着气,面色潮红的青王,仔细地思索着。

宗像------
是?
没什么。

赤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落下。

宗像瞳孔一缩,持剑飞快地贯穿了周防的胸膛。

似乎所有感官都慢了一拍。
慢慢地感觉到了剑破开自己的皮肉,一阵钝痛。然后缓慢地感觉心脏处疼到极点,面不改色的再感觉到刀锋从背后穿出。再感觉到血液的流失。
周防尊努力抬手抱住表情悲壮到让他感觉不是他死而是这人要去赴死的宗像。

抱歉,让你抽到了下下签。
周防尊最终还是没有告白。

将死之人,就不要再让生者挂念了吧。就让自己喜欢的人,慢慢地忘记自己,好好地生活。
啊宗像。
你死死地抵在我胸前的手很暖和。
但心脏里那把剑,有点冷。

周防尊在失去意识前,这么想。

当周防尊醒过来的时候,他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天堂。

然后他很快的认识到了自己没死这个事实。

他决定等宗像来了就和他告白。

可是宗像再也没来。

听S4的人说。
那天,宗像在杀死周防后离开了S4,再没回来。
为什么?
说不定……
他们彼此喜欢却都不知道呢?
谁知道呢。
别猜王的想法。

擦肩而过

落雪的夜晚。

很冷。

有人穿着靴子吱嘎吱嘎的行走在雪层上,留下一串靴印。

有人穿着跑鞋悄声无息的行走在雪层上,留下一串鞋印。

相遇问题。

靴印和鞋印相遇了。

于是制造印记的人也相遇了。

什么也没发生。

两条印记互相交错了一下,继续直行。

靴子的吱嘎吱嘎声离鞋子的悄无声息越来越远。

制造印记的人,

擦肩而过了。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