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一次胃疼

设定是鬼使白的身体不好,和人一样会生病。

以及是 花 在一起之后的故事。

以后要是还写黑白的话基本会照着花的设定来写。

走?

—————

不知道是不是生前的遭遇太痛苦,鬼使白和鬼使黑在地府里的运气简直好到爆。

当然我们得举几个例子。
比如去晴明家晴明总在家。
比如迄今为止去回收灵魂,小鬼总是没什么愿望。
比如走过街道五秒钟之后有花盆砸落。
以及每次小孟婆准备干点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俩都不在。
当然也包括前N届鬼使都没赶上的,地府成立xx年庆典被他俩赶上了。
多少年?荒川也不知道啊。

庆典进行到最后的时候基本已经瘫了一半了。
几个小鬼在墙角睡成一团。
判官一向严肃的脸上泛起红晕,拿笔洋洋洒洒地写下了“地府”二字。
于是几个清醒的小鬼把它变成了地府新的牌匾。
阎魔也很难得地从云上下来,旁若无人的在忘川河边跳起了舞。舞风肆意,张扬。
荒川已经在桌上睡着了。
孟婆冷静地煮着醒酒汤,但鬼使黑看到她似乎往里放下了一只汤勺。

这个时候你大概会很好奇鬼使白在哪里。
对啊鬼使黑也很好奇。
他的眼神扫了一周。
哦。在墙根那里。


鬼使白的身体状况其实一直都不好。

今天大约是真的喝的太多了。
他感觉胃有点难受。
倚着墙根子吐了一会之后清醒过来,冷风刮在他脸上,他稍微缩了缩。
然后头上感觉到了重量,眼前一片黑暗。

鬼使白有些惊讶地把自己头上鬼使黑的外套拽下来,转头看他。


“风大。”
鬼使黑认真地看着他。
“裹起来吧。”


最后鬼使白裹着鬼使黑的外套,乖巧地被他牵着手回家。


他们离开之后,岸边的阎魔不知道是跳累了还是酒醒了些,那种肆意张扬的舞风被刻意收敛了下来,变成了小心翼翼。

是那种跟一个你明知道他不可能喜欢你的人接触的小心翼翼。



午夜。

鬼使白的胃果然出了问题,大半夜的硬生生疼醒。
他试着换了个姿势,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


“……嗯……?你怎么了?”

鬼使黑的睡眠向来很浅,身侧鬼使白的动作很轻易地让他醒了。

“……胃有点难受罢了。估计是酒被灌的有点多。”

鬼使黑有些不爽地爬起来去给鬼使白找胃药。


然后就成了鬼使白捧着杯子安静地一口一口啜饮着药。


“……抱歉。”

“跟我道什么歉。”

鬼使黑叹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啊。”


然后鬼使黑似笑非笑地看着从鬼使白耳根子的地方慢慢爬上来的绯红。


“好了,睡吧,再难受再叫我。”

他伸手揉揉他的白发。


他点点头,缩进了被窝。

然后胃所在的地方传来一个温暖的触感。


“别搂我。”

“不搂你等下胃疼。”

“我没那么虚弱。”

“咱睡吧行吧?”

“把手拿开。”

“……”


鬼使白扭头看看。
好嘛,睡着了。


黑暗中装睡的鬼使黑翘起了嘴角。

——

我喜欢的人怎么那么可爱。


Fin.

—————

写在最后的话:

第一次写最后居然不知道怎么开头……???

只是想交代一些东西。

文中阎魔的舞蹈反应的是我自己的恋情。

今天我喜欢的人生病了。没来学校,我手里的费列罗巧克力也没法送她。

可惜极了。她至今为止可能有点明白我喜欢她了吧,但并没有远离我,这让我觉得我还有戏。

不多说了,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中间小小的偏题,以及生硬的转折。

就这一次。我保证。

评论 ( 13 )
热度 ( 73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