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日常

记录点小小的,好玩的事情。
快毕业了x
有点舍不得这群傻逼。
本人生活委员。

------

写数学作业本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你擦不擦黑板?”我转身捞起后桌的笔,一副作势要捅过去的样子。
笔尖对着他的喉咙。
“擦,我擦。但你让我把这图画完。”收到生命威胁的他很淡定地答我。
他手底下压着数学作业本。最近在教立体,画图题多的快吐了。
“马上。”我一字一顿地跟他说。
我把笔尖调了方向,以免出什么意外。
“行。我马上去。”他把数学作业本塞到抽屉里起身走向讲台。

在他拿起黑板擦并擦掉第一个字的时候,他的同桌几乎是瞬间把他的作业本捞出来然后扔在了桌上并小声喊:“来来来来把他图给擦了!”

于是他同桌,他邻桌,以及他两个方位的斜后桌如饿虎扑食般带着橡皮扑向了他的作业本。

然后他的作业本一干二净仿佛新的一般。

“喂喂喂!!!”
讲台上的他一脸卧槽。

我在前面笑成傻逼。

永远不会Fin的

Fin.

评论
热度 ( 2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