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赤青悖论

悖论瞎jb写的。
别当真别当真。

行了

go!

—————

赤王周防尊死亡已经有三个年头了。
完整的,三年。
这意味着,周防尊的忌日到了。

又下雪了。

<1>背道而驰

落雪的夜晚。
“世理姐!晚上好!”
女孩背着和她身材完全不相称的巨大背包站在喧闹的街道上对着行色匆匆的淡岛世理兴奋地挥着手。
淡岛有些懵,自己明明不认识她的。但她却知道淡岛的名字。
淡岛停下脚步,耐着性子等那位棕色长发的女孩带着她巨大的背包,艰难地穿越车流来到自己的边上后开口,语气中满是疏离和礼貌:
“您好,您是?”
“世理姐一定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是安秋 伞。”
安秋笑嘻嘻的看着有些敌意的淡岛,连忙举手作投降状,“我这次来没有什么恶意的,只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淡岛看到安秋放下背包,拿出一张照片。
是宗像和周防在学院岛大战的前夜,在那个石梯前背道而行的照片。
她把照片递给淡岛,看着淡岛满脸疑惑和不可置信的神情缓缓开口解释。
-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我当时还是个学院岛初中三年级的学生,有着一些冒险精神,在全校都很惊慌的时候我跑到了这里的草丛中。”
“事实上,那里是我的秘密基地,我去那里也很正常,但是我好巧不巧的就碰到了那两位王。”
“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们的。他们似乎在谈一些很轻松的话题,两个人抽着烟,烟圈的形状有点像爱心------那天的风可真奇怪。”
“当我以为就这样结束时,青王突然把赤王扑倒在了地上。事态发生了很奇怪的变化。然而这也只是青王说教了两句就站了起来。我听见青王问赤王:'无论如何?'赤王有些慵懒的回答说:'无论如何。'”
“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一个走向吠舞罗,另一个走向Scepter4。”
“第二天,就阴阳两隔了。”
-
淡岛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又抓不到那一丝感觉,心里堵堵的。她拿着相片按着太阳穴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想问些更细的问题,却发现安秋早已不见了。只有那张背道而驰的照片在她手上。
-
来自异时空的安秋。

<2>擦肩而过

落雪的夜晚。
道明寺和淡岛走在一起。
道明寺很早就知道自己去宿舍的路和副长回家的路是顺路的,但就像学生看到同路的老师一样,总会躲着点人家。淡岛今天把道明寺留下来加班,然后才发现了这个事情。
道明寺被留下来加班是因为他上班的时候在和秋山咬耳朵。
“跟秋山说什么?那么起劲。”淡岛边走边随意地问到。
-
“呃……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室长和赤之王第一次对抗之后我看到他们在街道上相遇。”
道明寺似乎还心有余悸,随即又是一脸“王的心思你别猜”的表情接着说,“我当时真怕他们又打起来,结果他们只是简简单单地对视一眼就交错离开了。”
-
淡岛仍旧不知道那些让她心里堵堵的东西是什么。

<3>赤青悖论

悖论是表面上同一命题或推理中隐含着两个对立的结论,而这两个结论都能自圆其说。
那么在这个落雪的夜晚,我们来按照悖论的定义,说一下赤青的关系。
表面上的同一命题或推理------
均为德雷斯顿石板所选出的王。
隐含的对立结论------
殊途同归,但背道而驰。
自圆其说------
赤王属自由,青王属秩序(责任),但若无互相压制,最终两位王的结局均为死亡。
这是殊途同归。

赤王的自由永远会干扰到青王所秉承的秩序,因而赤与青会永远站在对立面。这便是背道而驰。

<4>没必要了

落雪的夜晚。
淡岛举办了宗像的葬礼。
当她看着宗像被安置在周防的边上的时候。
她的心里还是堵的慌。
不过她觉得再去想这个堵得慌的情感已经没必要了。
-
真没必要了。

Fin.

评论
热度 ( 12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