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一封情书【米英/女体化】

暗恋。
米 to 英
有建议咱就提
唠嗑式的情书
话废
ooc到炸

能接受?

走。

——————————

罗莎.柯克兰和艾米莉.琼斯是从小的朋友兼小学初中高中同学。噢,她们俩准备报不一样的大学。
罗莎长得清秀,情书这种东西也没少收。临近高考,她的信箱已经要炸了。
但是当艾米莉在高考完的最后一天,在日常和罗莎分别的路口,塞给她一封信并撒腿就跑的时候。
她有些莫名其妙。

淡黄色的信封,上面舒展着几支梅花。里面是几张淡金色的信纸。

——是封情书。

————————————

最爱的罗莎.柯克兰敬启:
  嘿罗莎,我俩同学了这么久,我想有些话是该说明白了,不说明白,我也许会后悔一辈子。而你绝对清楚,我断然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我爱你。
  你也许会觉得恶心吧?可事实就是如此。我暗恋了你有整整八年时间。
  我爱你。是想陪伴你终生的那种爱。
  我想和你谈一场轰轰烈烈天长地久的恋爱。
  你也许会问我为什么只喜欢你。而这个问题我也确实不能回答。
  因为感情这种东西,是没有办法能够说的清楚的。它可能在某一时间,某一地点,突然就产生了。

  我记得一些事情,一些片段。你也许没有印象,但这些几乎是被烙印在脑海里的。对你的感情从开始,变质,最后到不得不隐藏起来的一种几乎露骨的暗恋。

  是小学的时候。有男生从那时起就开始喜欢你了,但方式不多,只有顺着你和欺负你两种做法。显然,后者更多一些。那天我和伊丽莎白被老师叫去帮忙,回来就看到你哭了。你缩在座位上,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我一下就懵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我想了想,蹲下来,抱抱你,说:“罗莎?怎么了?别、别哭啊,有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我去给你报仇。”你啜泣着指了指不远处的男生。名为“愤怒”的情感突地就掌控了我的大脑:“喂,那边那个,是你欺负罗莎吗?”“是又怎样?”他脸上带着高傲的神情。然后我冲着他那张脸,揍了一拳。然后我们两个打了起来。
  最后他被我过肩摔摔在你面前,你有点被吓到,抬头看着我,然后冲过来抱紧。我有点受宠若惊地抓了抓自己的发丝:“好啦好啦,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谁再欺负你,我负责揍翻天下。”
  从那时候起,就算我能护你周全,但仍旧见不得你哭。你一哭我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在后来你坚强起来,很少再哭了。但我偶尔也会想念那个需要我保护的你。那个幼小的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能撑起一片天空,天空下护着的是同样幼小的你。
  很……恶心吧?但请你一定,看完。
  四年级的时候你去学了电子琴。我央着父母也一起去了。那天下午阳光正好,我去你家玩,刚进门就听见一阵琴声。我知道你家琴房的位置,门是敞开的,你坐在那,阳光打在你的身上,就好像是一个发光体。你一抬头看见我靠在门框上,手下一顿,原来练的基础曲戛然而止,换了首很出名的曲子。
  《Flower Dance》
  我听了一会走过去,站在你身边。弯腰将手放上了高音区。你自然而然地弹着琴键向低音区游走。我开始往上叠加高音。然后完美结束了这首曲子。我向你示意了一下,然后我们默契度几乎爆表——
  我们同时摁下了高音区和低音区的音键。
  完美结束。
  我太喜欢那个时刻了。太默契了,那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你体会到了吗?阳光的角度,乐曲的结束,还有你脸上的笑容。一切都太美好了。
  “我不是因为你和我配合默契才奖励你的哦。”你这么说着,把一杯牛奶放在我面前。
  我想,口是心非也是你一个可爱的特点吧?
  记得我们在中考之后去的那一次演唱会吗?有你喜欢的歌手,也有我喜欢的琴手。第一个上场的就是我喜欢的琴手。同样也是电子琴,但他的技艺却比我们好太多太多。你听完之后比我还激动:“将来一定要成为那样的琴手!”
  你喜爱的歌手出场时你还在拿着手机跟人聊天。我直接撞了一下你的肩膀,手机掉在腿上,但你还是很耐心地听我对你说你已经意识到的事实:“你喜欢的歌手出来了!!!”然后我们跟着全场一起尖叫。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时间似乎凝固了,我反应过来我似乎很早就爱上了你。我发现我看见任何人很亲呢的靠近你,我的心脏会不自觉的揪紧。这让我有些欣喜,也有些恐慌。我想我也许应该远离你一段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下。可是在我千方百计躲着你的时候,你却找到我。
  “为什么不理我了?”你不满的撅起嘴。

  你要我要怎么解释?我要解释什么?我必须压下即将脱口而出的那四个字。我不能失去你。我怎么可以,失去你。
  “我……最近忙啦。”我笑着答你,“就没机会和你讲话了。”
  “下次、绝对不可以。”你看着我。
  “嗯。”我点点头,“不会的。”

  哥哥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我的小艾米莉,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阿尔,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女生。”我快要走投无路了。
  “噢,没什么关系的。”他对我眨眨眼,“我觉得隔壁学院的亚瑟.柯克兰挺好的。”
  我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噢……所以,我没必要……?”
  “相信自己,艾米莉是最棒的。”他笑着揉乱了我的头发。

  “……知道了。”

  你还记得你那个生日吗?晚上10点多我敲开了你家的门,你几乎是懵着被我拽到山底下:“艾米莉.琼斯你干什么!?”“没事啦……就带你爬个山。记得小心脚下。”我安慰性的抱抱你。山不高,但终于爬到顶的时候你还是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地上:“所以你大晚上,叫我,爬山,是为了什么?”
  “你猜?”我看了一眼手表,指针走向重叠。

  “祝罗莎.柯克兰生日快乐!”

  “喂你……”你有些惊讶的看着我。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我变出了一朵玫瑰。那个魔术我练了很久,就是为了那个时刻。你那个惊喜的表情让我感觉非常满足。
  然后,我差点搞砸了这一切。
  “罗莎,你喜欢我吗?”
  “……”
  “可我觉得我喜欢你啊。”
  你的动作僵硬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别这么认真啦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开这么恶劣的玩笑啦!”
  你气鼓鼓地看着我。
  我笑着应:“好。”
 
  可我是多么的难过、心痛甚至想哭。
  我居然窝囊到,连句喜欢也说不出口。
  我怕说出口之后,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我离不开你。
  我就像脱离水的鱼。
  而你是那可以拯救我的水源。

  我多少次梦见过你。多少次在梦里看见你和我在一起以后的生活。我知道你将来也许会是个心理系的医生,而我大概会是一个桃李满天下的教师。
  每天早上都会有早安吻,早餐,和你。每天我下课都能在教室门口看见靠着走廊栏杆,祖母绿的眼瞳中有着笑意,倒映着的只是我的身影。你爱的是我,不是其他任何人。我们可以在校园的角落拥吻,然后自然而然地手牵手回家。每天晚上身侧躺的人,是你。家里大大的落地窗前倒影的是两个相依相偎的人影。是你,和我。
  可是,这都是梦。对吧?

 春燕告诉我一句话:

“霜雪落满头,也算到白首。”
  这里下了那么多次雪,我们也有过的吧?
  可以让我自私一点,
  认为我们曾经白头偕老过吗?
  这样的话,我也很满足了。

  罗莎.柯克兰。我真的非常爱你。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
  我仍会每天对上帝祈祷他保佑你。保佑你永远健康,保佑你永远平安,保佑你永远幸福。

  罗莎.柯克兰。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爱你的艾米莉.琼斯
敬上

————————————

“艾米莉.琼斯。”罗莎看着信有些怔愣。

“罗莎.柯克兰。”艾米莉望着天空发呆。

————————————

后来的后来。

罗莎真的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艾米莉。
她嫁了人,就像信里说的那样,健康,平安,而且幸福。

艾米莉仍旧微笑着。
她知道自己的最后,
只剩下“孤独终老”的结局。

Fin.

评论
热度 ( 15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