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刚入门的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本体其实是段子手。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张佳乐个人中心向】仙人掌

还是篇赠文,我应下来的贺礼居然全是个人中心。
给小年轻。两个都是。
写一半的时候我难受到写不下去总想骂骂蝴蝶蓝怎么舍得给乐乐四亚。他得多难受啊。
不念叨了。
ooc属于我。有一点点time的影响在。
有些bug就不要管了。比如仙人掌的原型在我家阳台,盆是半小腿,掌是半人高。
好了。
隐向双花。【当双花看,你得知道,孙哲平的屏保是沙漠。】
here we go。

——————

张佳乐床头柜上就一定有盆植物。

他和孙哲平在荣耀荒野上相遇那会,新年的时候孙哲平给他网购的。收到的时候快递小哥跟他控诉说,老铁你这什么东西,扎手啊。张佳乐茫然,拆完包装捧着盆长的东倒西歪的仙人掌哭笑不得:嚯,还真是扎手。

然后他把仙人掌往茶几上一搁就去敲孙哲平小窗质问,你给我寄仙人掌干什么?没和你讲过我是植物杀手吗?
你当我不信邪呗。孙哲平想想又说,你想起来就浇浇水,我特意跟店家讲了说要他挑盆最特色的。
是挺特色的。张佳乐瞪瞪电脑又看看那盆无辜仙人掌就叹口气,捧进卧室去了,也不怕它大半夜跟他抢氧气。

百花战队成立的时候他被分到孙哲平一间宿舍。夕阳西下的时候张佳乐拖着大包小包东西先进门,第一个把这盆仙人掌搬过去搁在窗台上。后进门的孙哲平一进门盯着地上拖的老长的阴影就愣住了,抬头一看什么都不说先冒一句卧槽。
张佳乐停止折腾被子,扭头看他,咋?
本尊比影子更张牙舞爪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孙哲平诚实地说,这一看就是你的手笔。
张佳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抓起枕头就冲他丢过去。滚蛋,他嚷嚷说。
孙哲平一低头,枕头擦着他脑袋顶儿从门口飞出去,正中他后边也拎着大包小包看热闹的邹远。
张佳乐趁着孙哲平跟邹远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拿被子蒙他头就是一顿打。
得,你们慢慢闹腾。邹远翻了个白眼,边走边嘀咕,吃瓜群众躺着中枪。

那盆仙人掌也没什么人管,记起了就浇点水,没记起就没人浇。但结果还是越长越疯,就跟他俩渐渐成型的,要闪瞎眼的繁花血景一个样。但怎么长,就都是没开花,连个小小的花苞都没有。

拿第三赛季的亚军那会大家都很开心,总经理在酒精的作用下点了头,那天晚上一片人仰马翻。
孙哲平拖着两杯倒的张佳乐回宿舍,到楼下的时候张佳乐挣扎着站稳,很严肃地拽住孙哲平。孙哲平就顺着他意停下来看这个醉鬼想说什么。
按照小说里的说法,那盆仙人掌这会开花了才对……张佳乐含糊不清地说,讲一半想起来件事。诶,你干嘛买这盆给我?
然后孙哲平手忙脚乱地接住站着秒睡的张佳乐。
说完就倒,也不带犹豫的。孙哲平摇摇头,拖着张佳乐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往楼里走。

那会医生讲的时候,孙哲平也没想到自己手伤了。张佳乐在边上抱着臂听医生下诊断,回去以后把孙哲平电源线拔了,闷了一天没跟他讲话。
邹远看着担心,想说两句的时候被曾信然拉住,冲他摇摇头。

你第五赛季打算怎么办?孙哲平偷偷摸摸做完基础训练进门的时候他看见张佳乐在给被遗忘了好久的仙人掌浇水,头也不回地问他。
能打就打,孙哲平顿了一下,不能打就下场当替补,替补都不行就退役。
张佳乐没吱声,继续看他那长的疯狂的仙人掌,过了一会才喊他:诶,大孙。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一回头,脑袋后边小辫子一甩,很惊奇地跟他说:
“仙人掌开花了。”

孙哲平凑过去看的时候就看到其中一个仙人掌上面开着小小的,明亮的黄色花朵。
他想他还真没买错。他冲张佳乐开口,你上回醉着时候问我,我干嘛给你买这个,然后你就倒了,我没答你。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想说什么,但孙哲平打了个手势拦住他。
“现在想想还真没错,”孙哲平无可奈何地笑起来,“挺疯,挺郁郁葱葱,你俩就是一路货色。”

第五赛季的亚军不值得喜,也没办法悲。总经理一点头,一堆人忍不住七横八竖。
两杯倒的张佳乐被孙哲平扛回去。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又一次在楼下拽住了孙哲平,但这回他盯孙哲平开口就是,你个傻叉回去好好养病别瞎浪。孙哲平看着他点点头应下来,嗯。
然后张佳乐又倒了。孙哲平最后一次扛他回了宿舍。他把张佳乐丢到床上去,顺便看了一眼仙人掌上边开的花。孙哲平轻手轻脚拎起早打包好的行李走出门,回头再看一眼这个小房间,没有犹豫地离开了这里。
第七赛季还是亚军。张佳乐趁着大家都东倒西歪的时候偷偷摸摸回了战队,一个人在黑暗的宿舍里坐了一会,带着打包好的行李和不甘心离开了百花。
走到门口的时候看门大爷跟他说,我知道你要走啦,以后也得好好的啊。
张佳乐点点头说会的。

那天天气挺不错,张佳乐抱着那株还是只开一朵花的仙人掌来到霸图的时候,撞上林敬言从门口出来。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讲话。
最后林敬言看着他手里那盆张牙舞爪的仙人掌,扭头冲里就喊,张新杰你出来!这儿有个仙人掌精,让我好好反驳一下你的无神论。
然后张新杰就出来了,推推眼镜盯着张佳乐盯了好一会,把张佳乐盯到浑身发毛了才说,把你本体放阳台吧。
张佳乐以他的人格担保,进楼的时候他听见林敬言小小地欢呼了一声。

后来就是神之领域的事情了。白言飞偷偷摸摸注意他,但张佳乐那天神色如常,甚至还带了点如释重负后的轻松。
可是,白言飞拉着林敬言说,他晚上下了训后在阳台看了有半小时的天和仙人掌。
林敬言隔天去瞧的时候,看见仙人掌又有一枝开了花。

再后来,张佳乐被砸水瓶那天,他回到霸图,请了假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闷了一下午。
林敬言做完训练来敲门,你还好吗?还行。张佳乐躺在床上大声回答他,人没动弹。过了几分钟后知后觉想起来林敬言现在和自己一个宿舍。他弹起来,带着一脸复杂表情迅速给林敬言开了门。
我真怕你难受到忘了我是你舍友。林敬言在自个儿床上坐下来的时候吐槽。张佳乐背对着他躺着,不动声色地吐吐舌头。

“啊。”林敬言想起来,“今天下训的时候张新杰告诉我,你那盆仙人掌开花了。”
“不是本来就开着吗?”张佳乐坐起来看他,眼睛有点亮。
“是别的株。”林敬言温和地说。

张佳乐站起来冲出去。
林敬言知道他不用再担心张佳乐了。

Fin.

后话:
对于第九赛季还是亚军,小年轻仍旧很不开心。
但这个小年轻世邀赛的时候还是高兴极了。
“看!我第一个冠军是世界冠军!”
他这么说。

评论
热度 ( 24 )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