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礼

梅林信徒,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
文笔拙劣,全是胡说八道。
入门相声艺术家,副业写点文。
想写温暖的文字出来,因为看了太多的虐。
动不动瓶颈,都是难产产物。
谢谢关注我这个废人!
开学的更新随机掉落且概率极小。

【栉名安娜个人中心向】玻璃珠

是篇赠文。
给我们可爱的小姑娘,两个都是。
一些细节记不太清了,就索性瞎编,反正是red里的事情。
两句话尊礼。
ooc属于我,瓶颈期瞎写。

那——
here we go。

————

栉名安娜随身携带的东西是玻璃珠。

就商店里有卖的那一种,拥有着五颜六色的内蕴,好看又平凡。
但安娜并不是拿来玩的。
她需要珠子,这样才能保证她瞧见的是具有颜色的完整世界。但面对那样一个只剩黑白的残缺世界,终归还是恐慌的,她想。
被作为青王候选人带进御柱塔,一纸书令下去连带着视觉也被改造。即使被出云他们救出来,刚到吠舞罗那段时间她还是噩梦频繁,半夜会从柔软的床铺上惊醒,平静下来之后盯着床头的玻璃珠就总是想到一些故人旧事。当...

2018-07-26

赤青悖论

悖论瞎jb写的。
别当真别当真。

行了

go!

—————

赤王周防尊死亡已经有三个年头了。
完整的,三年。
这意味着,周防尊的忌日到了。

又下雪了。

<1>背道而驰

落雪的夜晚。
“世理姐!晚上好!”
女孩背着和她身材完全不相称的巨大背包站在喧闹的街道上对着行色匆匆的淡岛世理兴奋地挥着手。
淡岛有些懵,自己明明不认识她的。但她却知道淡岛的名字。
淡岛停下脚步,耐着性子等那位棕色长发的女孩带着她巨大的背包,艰难地穿越车流来到自己的边上后开口,语气中满是疏离和礼貌:
“您好,您是?”
“世理姐一定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是安秋 伞。”
安秋笑嘻嘻的看着有些敌意的淡岛,连忙举手作投降状,“我这...

2017-02-09

© 南礼 | Powered by LOFTER